Follow us 登录 注册
0 (855) 233-5385 周一~周五, 8:00 - 20:00
cn@yunshipei.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
天使大厦, 海淀区海淀大街27

越南拒绝各国邮轮停靠 2万名游客受影响-飞碟事件

越南拒绝各国邮轮停靠 2万名游客受影响

越南拒绝各国邮轮停靠 2万名游客受影响

▲义大利籍邮轮「爱达维塔号」(AIDAvita)。(图/取自免费图库Pixbay)

文/中央社河内专电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 -19,武汉肺炎)疫情肆虐全球,越南政府因担心疫情扩大蔓延,最近拒绝多艘邮轮停靠,约2万名国际游客旅游行程受到影响。

越南旅游公司(Du Ngoan Viet)表示,自2月初以来已有6艘由公司负责接待的邮轮被拒绝停靠越南港口或自行取消越南行程,约7000名国际游客不可下船上岸。公司的夥伴也取消至少到5月的赴越行程,但未说明邮轮和乘客数量。

▲越南政府禁止多艘邮轮停靠。(图/路透)

此外,挪威邮轮公司另一艘载有逾2300名游客的邮轮,近日因不准停靠越南而转向入境新加坡。

报导指出,这艘邮轮原定于19日载逾2300名游客前往越南走访芽庄市(Nha Trang)与胡志明市等地。挪威邮轮公司表示,由于赴越行程被取消,其馀行程也受影响,因此决定取消这艘邮轮的全部行程。

为防疫情扩大,越南政府13日起封锁已有6例确诊的永福省(Vinh Phuc)平川县(Binh Xuyen)山雷村(Son Loi)。(编辑:陈惠珍)

快讯新闻网站16日报导,挪威邮轮公司(Norwegian Cruise Line)表示,因为无法获得停靠越南的许可,必须取消「挪威翡翠号」(Norwegian Jade)邮轮的行程。

越南「线上智识报」新闻网站13日报导,北部广宁省(Quang Ninh)政府13日决定拒绝核发许可让义大利籍邮轮「爱达维塔号」(AIDAvita)停靠下龙国际港口(Ha Long),且不准船组人员与逾1000名乘客上岸走访当地景点。

西贡旅游公司主管表示,邮轮上的乘客都是较高消费力的游客,邮轮赴越南的行程纷纷被取消,对接待公司与越南整体旅游业造成严重损失。

越南卫生部统计,境内4天以来未出现新增病例,截至目前为止,累计有16起确诊病例,其中7人已治癒出院。

西贡旅游公司(Saigontourist)表示,公司的邮轮公司夥伴在2月内共取消4到5艘邮轮的赴越南行程,导致公司接待的游客人数减少约1万3000人。

Comments (2)

  • Brad Bukovsky

    原标题:中原料香港今年全年登记私人住宅楼花按揭约八千宗

    回复
  • Brad Bukovsky

    新冠特免血浆制品是由康复者捐献的含高效价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的血浆,经过病毒灭活处理,并对抗新冠病毒中和抗体、多重病原微生物检测后制备而成,用于新冠肺炎危重患者的治疗。目前武汉市已有20名康复新冠肺炎医护人员捐献血浆用于救治病人。据中国青年报2月17日报道,吴芬在武汉市江夏区中医医院(以下简称「中医医院」)做了3年行政工作,她没想到,有一天能以这样的方式参与救死扶伤——作为一名新冠肺炎康复者,她捐出的血浆有可能被用于救治新冠肺炎重症患者。2月5日,紧挨着中医医院发热病区的办公楼里,一场特殊的「救助」正在进行,8份血浆袋共2600毫升血浆被采集。捐献300毫升血浆的吴芬从这一天起称自己为抗击新冠肺炎的特殊战士,编号「XG0002」,这是她血浆袋的编号。作为一名晕血者,30岁的吴芬曾有过两次献血失败的经历,但这次她成功了。一个分离机将她的血抽出来并分离,再把红细胞等输回体内。「完全靠意念,如果中途晕倒,我一定又要哭,会自责,恨自己无用。」和大部分新冠肺炎患者及治癒者一样,吴芬的味觉与嗅觉还未完全恢复,但为了克服晕血反应,她在来之前逼自己吃了很多饭。也是从捐完血浆的那天起,吴芬脸上渐渐有了笑容。截至目前,该院共有19名康复的医务人员参与了捐献血浆,共计捐献6600毫升,经过生物安全、抗体滴度等检测后,可用于临床治疗的血浆达3000毫升。据新华社报道,目前武汉市已有20名康复新冠肺炎医护人员捐献血浆用于救治病人,12名重症患者接受了血浆治疗。「没想到她也来了。」捐血浆这天,吴芬看到不少熟悉的人,包括一位护士长,「她的症状在我们中间是最重的,连续高烧、情绪低迷,最严重的时候写好了遗书」。1月17日,吴芬一看到CT结果就哭了出来,中医医院27岁的护士袁黎也在这天拿到了自己的CT结果,肺部有阴影。这之后,医院让每名医务人员都进行了CT检查。「有的医务人员虽然当时无症状,但肺部显示有炎症,之后逐渐都有了症状。」袁黎说。该院医生秦伟(化名)说,自己当时的片子显示病情很严重,但症状较轻,到两三天后开始加重,「后来才反应过来,集体检查前的13日,我出现的畏寒、酸痛等就是症状」。回忆感染源,袁黎怀疑是之前科室里接触的一个病人,「他的CT显示肺部大面积感染」。而吴芬还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感染上的,她是医院的行政人员,她家中有3名医务人员,「我家除了5岁的儿子,其他7个人全都感染了」。「即使当时想做好防护,也没有足够的物资。」秦伟说,直到现在,该院的物资仍旧紧缺,「同事几乎全员上阵,一整天不休息,还有部分人员已支援方舱医院」。「成了病患,更觉得医护的辛苦与不容易。」袁黎眼看着医院改为发热门诊,大量收治轻症患者,自己和感染同事则住在同一层隔离病区。为了减轻同事的工作量,袁黎和同病房的感染同事学习雾化等医疗操作,为自己治疗。而吴芬则学会了卷输液管,自己换药。在近20天的住院治疗后,说自己胆小、爱哭的吴芬始终惦念着两位新冠肺炎重症患者,「一位患者严重到一被碰到就咳得撕心裂肺、不能呼吸;一位患者心脏骤停,医护人员连夜给她做心肺按压」。2月3日出院时,吴芬并没有感到轻松,而是「难过又无力」,那是全国疫情发展相对严重的时候。她企盼的「救人」机会很快就来了。2月4日,看到中医医院院长在微信群中分享了血浆捐献倡议,她和袁黎「迅速报了名」。倡议中写道,新冠肺炎治癒患者的血浆可能含有抗体,输入重症患者血液中能挽救他们的生命。袁黎说,群里康复的医务人员大部分都报了名,但能够参加捐献的是身体状况恢复良好、无基础疾病的治癒者,她几乎「想都没想就报名了」。实际上,在2月5日首批新冠肺炎治癒者捐献血浆前,倡议者与捐献者都没有十足的把握。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此前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在缺乏特效药物和疫苗的前提下,恢复期血浆疗法仍具价值,不过,临床使用必须具备严格条件,种种风险需要警惕。此外,由于血浆较为稀缺,该疗法仅限于部分危重病人,难以大规模应用。向江夏区几家医院最早发起捐献倡议的江夏区新冠肺炎防治专家组组长刘本德此前接受采访时介绍,中医医院这19名新冠肺炎治癒医务人员累计捐献的6600毫升血浆,被送往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和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经过生物安全、抗体滴度等检测后,发现可用于临床的有3000毫升」。据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官方微博消息,国药集团中国生物董事长杨晓明在2月14日举办的媒体通气会上介绍,康复者血浆一般采集400毫升左右,平均1名康复者血浆可治疗2~3名危重患者,从采集血浆到供临床医生使用需要7天。食慾还未完全恢复的吴芬近日再次拨打了捐献电话,她与治癒出院的丈夫将在2月19日一起捐献血浆,那时她也将结束隔离,「要第一时间投入医务工作,与同事并肩作战,多救人」。秦伟也向医院提出上岗要求,他心疼一些一线年轻同事一直没休息,「从没想过该不该上岗,这不是个问题,隔离好了就得上岗」。

    回复

Leave Comment

Contact Us

Feel free to call us on
0 (855) 233-5385
Monday - Friday, 8am - 7pm

Our Email

Drop us a line anytime at
info@financed.com,
and we’ll get back soon.

Our Address

Come visit us at
Stock Building, New York,
NY 93459

泰国巫术|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西晋第一个皇帝|巨骆驼蜘蛛|乾隆皇帝的儿子|灭绝动物|面积最大的湖泊|十大将军排名|最漂亮的av女星